发不出声的嚎叫

  发不出声的嚎叫
  我是成长于文革时期的一代人,当时我们是在“老三篇”的教育中成长的,耳濡目染,知道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为人民服务。
  到了2005年,赶上了“主附分离附业改制”,被无情地抛到了社会上,这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万物都有生和灭,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没有想到的是,到了社会上的十年,很多纠结的事情让我跌入了无以自拔的人生低谷,整个颠覆了我过去获得的人生信念基础,我错在哪里了呢?
  李克强总理在人大陕西审议组上说出了国家领导人的一切希望,发挥一带一路的节点作用,建设陕西。
  可以我亲历的这里怎么是一个不懂民法法度的地方司法呢?西安的三级法官均认为:
  法庭认为,在陕西西安合同可以是一个不完整的不明生物,什么品名、数量、价格、移交、支付、违约都可以事后再说。不知道合同还有文字订单?电子订单、发票、送货单、验收单、运输单等等存在形式;
  法庭可以捏造出来一个没有法律效力的“交易习惯”,这个“交易习惯”没有经过“谁主张谁举证”的司法原则获取,而是由被告一方自说自话就算是有了。你不敢想象,这个后果有多严重!内蒙被平反的一个“杀人案件”就是这样形成的;
  法庭还接着捏造了一个法律概念叫“滚到交货,滚动付款”,貌似有道理,仔细一看原来不是一个“车轮的滚动”而是两个,一个是在一个月内从生产到交货的滚动,一个是无期的从交货到付款;
  法庭认为承揽合同可以不必“一手交货一手接钱”,这法庭显然在颠覆所有的商业原则,以期打到市场经济。因为今天买货,若干年后付款,还有人做吗?
  法庭在推翻国家对金融的监管,因为法庭认可货款可以在体外流通,而不是法规指定的通过银行渠道转移和给付;
  法庭在有意摧毁人民币的法定地位,认为可以用其他替代物取而带之;
  法庭找了个文摘说,人民币可以被其他什么东西取代支付,你信吗?法庭就是依据这个拒不改正自己的判决,依然认为有其他的什么东四可以替代人民币行使国内企业间的合同支付;
  法庭的判决是在与被告商量,你相信吗?这是国家强制机关作出的裁决;
  法庭人为,类似你出了车祸,你只有拎着自己的残肢立刻去法院告诉才行,否则说明你放弃了诉讼,原谅了别人对你的伤害。
  在人大讨论会上说,维吾尔族有一句谚语说,事成于和睦、力量生于团结。可以陕西的法庭处理这起诉讼和睦吗?
  政协委员,刘长乐在政协上发言说,加强领导,规范法制,提高国民素质在于重道德与法制,法规要起到引领作用。
  这不仅仅说说小老百姓吧?国民难道不包括这些法官吗?别是仅仅提高小民的素质。

  白忙活了20年
  2017/3/11中午
  附录:
  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莲民初字第03385号
  ……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2011年9月20日至2013年5月29日期间存在承揽合同关系,双方曾于2012年12月17日签订工矿产品订货合同,(前面这段话,给读者了什么暗示?是不是说2011年至2013年期间有纸质合同?2012年12月能签订的合同只能是2013年的,没有错吧?这能说明2011年、2012年、2014年……都有合同吗?法庭在此说这段话是不是在混淆事实呢?)该合同概括性的约定由原告按照被告的设计图纸及工艺要求生产外协件,验收标准方法根据订货技术条件,结算方式、违约责任等协商解决(这就是法庭在偷换合同的法律内涵,数量、价格、规格、运输、违约、结算等等都可以在合同履行中再协商吗?)。在履行合同期间,原告根据被告要求组织生产并交货开具发票,至2013年5月29日,原告共开具金额为4631469.35元的增值税发票,被告共支付4495488.24元。(“在履行合同期间”,是什么期间?从哪里到哪里的合同期间?是2012年12月到2013年12月吗?还是什么意思呢?好像是有人违约提前到了2013年5月29日终止了不存在的“合同”。)
  另查,2013年7月19日,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灞民初字第02344号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原告在被告处的债权238615.24元。2013年12月17日,被告向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缴纳执行款26342.1元,用以支付原告拖欠西安华端科技公司的费用26342.1元。(这段法庭显然在肯定扣款26342.1元的合法性,要的就是掩盖造成这个法律后果的是西电集团。)
  上述事实,有工矿产品合同、增值税发票、(2013)灞民初字第02344号民事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执行款支取凭证、庭审笔录等在卷佐证。(法庭在佐证什么?是佐证有纸质合同么?是佐证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合法么?是佐证没有迟延付款的责任吗?关键还是在否定法律意义的承揽订单终结是以开具发票为终结标志还是以没有合同的“合同”为终结依据。)
  本院认为,原、被告为定作合同关系,被告负有接受定作物并给付定作款的合同义务(法庭在这里甚至还不愿意承认原、被告之间是承揽加工合同关系,而要说是定作合同关系)。双方并未明确预定每次定作的费用(这句话,法庭显然是在瞎扯,如果是,那还是合同吗?谁见过没有预定价格的合同?),而是以滚动交货、滚动付款的方式履行合同(法庭公然违法认定荒唐的 “滚动理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在定作关系终止后原告主张给付最终定作款的依据(这又是法庭的一厢情愿,法律就没有什么定做款的支付依据)。从双方交易习惯而言(法庭又突然抛出了交易习惯概念,而不是从被告的法庭举证中证明而来),原告交货时出具增值税发票,被告根据发票注明的销售额付款(此句话是何等的荒唐!就不用我说了吧。要是注明一个亿,被告就能付一个亿么?法庭在这里是何等的荒唐呀!),被告对此并不持异议,因此本案中原告举证的增值税发票金额要求被告付款132981.11元的诉请合法有据,本院依法予以支持。被告称发票中存在重复开具,因实际履行合同中有同样型号多次送货的事由,故被告辩称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辩称应以灞桥法院执行的款项抵销定作款一节,事实清楚,被告主张并无不当,故本院予以确认,扣除该款项后,被告应支付原告定做款106639.01元。(这段就是法庭的有一个荒唐的裁定,因被告迟延付款给灞桥法庭,而要扣原告的货款,是不是法庭在耍张冠李戴呢?)由于双方采取滚动付款方式结算,(法庭还在坚持自己发明的“滚动”逻辑)自2013年5月29日合同终止之日,被告应于合理期限内(什么是合理起内?问题的关键是法庭认定没有合同的 “合同”终结是付款的依据,而不是法律规定的“货、款两清”)支付原告剩余定做款,被告长期拖欠支付定做款则应当承担由此产生的迟延付款利息,唯原告主张过高,(法庭在此忽略了谁是谁了,此句度迟延付款利息被法庭武断否认是所有欠付款的利息了。)本院予以调整,被告应于2013年7月1日至实际给付之日以106639.01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承担迟延付款利息。综上,……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被告西安西电电力电容器有限责任公司支付原告陕西恒信机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定做款106639.01元,并承担自2013年7月1日至实际给付之日以106639.01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之迟延付款利息;
  二、驳回原告陕西恒信机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

  审判长 周 荣
  代理审判员 铁文静
  代理审判员 王 弘
  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章)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
  书记员 张 晨

  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西中民四终字第00314号
  ……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一、西电公司主张扣减定做款12984.18元是否应予支持;二、本案利息的计算问题。(在此条,显然法庭是认为,西电的10万元拒付款是违法的,而原告要求的27万元的延迟付款利息对于10万元是多了。这种逻辑不知道法庭是如何联系起来的,10万元的拒付款是西电明确声明发票丢失拒付的。而27万元是原告对163万元迟延付款的利息款诉求,法庭并没有核实清楚原告的诉求,即给予否定,就显得唐突无稽了。原告为什么要这样提起诉求,是因为被告并没有拒绝支付163万元的欠付货款。二原告无非是想提出利息的诉求,要求被告能归还163万元的本金,否则利息将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处适当。……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审判长 张 熠
  审判员 史 琦
  代理审判员 陈 晶
  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章)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华罗庚

  再审申请书回复
  (2016)西中合一字第001732号
  ……
  上诉人陕西恒信机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信公司)对陕西省西安市(2015)西中民四终字第00134号民事判决有异议,提出再审申请,本法院依法组织合议庭进行案件合议,本案现已终结。
  1. 针对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3)灞民初字第02344号及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予以撤回。陕西恒信机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延迟付款的26342.1元退回原扣款账户,( “退回原扣款账户”,只可理解为退回原西容公司欠付款账户内,而没有最终给付于恒信公司。这就或可理解为西容继续拖欠恒信公司货款未付,或可理解为再审法庭的判决在鼓励西容公司可以继续拖欠其他公司的应付款额。)并公示。恒信公司因西安西电电力电容器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电公司)拖延支付承揽合同款不承担法律延迟付款的责任。
  2. 恒信公司提出1553499.26元货款未支付,及附录《恒信与西容2010-2016年经济往来统计》。其辩称理由不足,法院不与支持。(法庭认定,“其辩称理由不足,法院不与支持。”也就是说:法院支持,人民币即是承兑汇票、承兑汇票即是人民币,法庭并不认可,延迟支付若干年等数额的货币并没有 “磨损”,而后再支付承兑汇票也不用贴息变现。同时法庭人为忽视了延迟付款的事实,也就认定了延迟付款是合法的。)经调查:西电公司于2016年9月5日提交《银行承兑汇票已承兑记录》、《银行承兑汇票对账单》、《西变公司财务报表-分包商部分》,据银行提供的证明文件背书与背书人部分,恒信公司员工潘潇银行汇兑的身份证明,转存账户为恒信公司基本户可以判断,西电公司以承兑汇票的形式予以支付货款。(法庭在此段最后认定以承兑汇票支付延迟支付的货款是合法的。但法庭忽略了1元人民币≠1元承兑汇票的法律事实。)
  3. 恒信公司在收到银行承兑汇票2个月内未对银行承兑汇票提出异议,并且在规定时间内已到银行汇兑。本法院认为恒信公司对收到的承兑汇票予以认可,并可低货款。(法庭的此段认定极为荒唐,就如某人被某车肇事撞伤,伤者无奈接受肇事驾驶员的扶助去医院救治,法庭即认可伤者接受了肇事驾驶员的行为,不予追究。)银行汇票存在到期提现的手续,因西电公司付款迟延,恒信公司在银行汇票未到期时办理汇兑,需有贴现手续费,本法院认为在此期间恒信公司承担的贴现损失,西电公司应于支付。(此判决至今并没有依法执行,说了而没有执行等于没说。)
  关于恒信公司提出的其他问题以终审判决为主,本法院不予回复。(显然,法庭继续在回避延迟付款的事实,当然也就在否定双方的合同关系。)

  ……
  合议员:李静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印章)
  2016年10月25日


®演示站™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发不出声的嚎叫 - 演示站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发不出声的嚎叫